2000余家影院停摆 电影产业身处酷暑直面寒冬
发布时间:2021-09-14   动态浏览次数:

  8月5日,国家电影局发布《关于进一步加强当前电影院疫情防控工作的通知》(下称《通知》),提出从严从紧从实抓好电影院疫情防控工作,据风险等级动态调整情况,按照当地疫情防控部署要求,该限流的限流、该暂停的暂停、该关闭的关闭。

  《通知》明确,低风险地区电影院上座率不得高于75%,中高风险地区电影院暂不开放。

  但实际情况是,不少低风险地区的电影院也关了。一家位于东北地区的影院经理告诉《证券日报》记者,“尽管哈尔滨市属于低风险地区,但在8月初就收到防疫通知,市内电影院已经全部停业,何时复工还无法确定。”

  与此同时,原计划于8月12日上映的电影《长津湖》也宣布延期。“即便是没有停业的影院,也面临无片可放的窘境。”一位中型院线公司高管在接受采访时表现出担忧,“暑期档似乎还没开始,就已经结束了。”

  这是电影院遭受的第二次大规模停业,2020年初,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,全国电影院集体放了一场长达175天的“长假”。未曾想,2021年电影市场刚出现回暖迹象,在传统热门档期暑期档即将发力之际,停业通知再次来袭。

  除哈尔滨市外,武汉市、西安市、南京市等多地区均有影院宣布停业。拓普数据显示,8月6日,全国范围内仍在营业(有票房收入)的影院共8991家。而一个月前(7月6日),这一数字是11144家。由此可以粗略推断,约有2000余家影院暂停营业。

  停业的决定压垮了一部分本就生存艰难的影院。8月2日,在北京市通州区经营了5年的北京东融国际影城(月亮河)店突然关店。一份张贴在影院门口《致东融影院广大会员及合作商户的告知书》显示,该影院拖欠凯瑞地产租金、滞纳金、违约金等各项费用高达千万余元。

  东融国际影城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东融国际影城与房东(凯瑞地产)合同约定全年租金为450万元,但受疫情影响,2020年该影院只营业了4个月。因而,2021年春节前,双方达成备忘录,以170万元了结当年租金。2021年以来,影院票房一直低迷,双方于7月23日再次协商,东融国际影城先缴纳150万元,后续再说。但8月3日交付150万元后,凯瑞房地产拉闸堵门,并张贴告示称,影城欠其500万元本金,1300万元滞纳金。

  越来越多的电影院无奈退出。天眼查App数据显示,截至2021年8月6日,2020年以来我国企业名称或经营范围含“影院、影城、电影放映”的影院相关企业注销数量近4000家。

  某院线巨头相关负责人向记者表示,公司旗下部分影院已经停业,如果停业范围扩大,时间持续延长,或将对上市公司产生不可逆的影响。

  2018年12月份,国家电影局印发《关于加快电影院建设促进电影市场繁荣发展的意见》,提出加快电影院建设发展五个举措,其中包含现金资助困难地区的县级城市影院的运营发展。《意见》指出,到2020年,全国电影院银幕总数计划达到8万块以上。

  如今我们是否该反思,中国市场真的需要这么多电影院吗?据国家电影局统计,2020年,全国银幕总数达到75581块,尚未达到8万块预期,但已呈现饱和趋势。银幕数量在增加,观影人次却没有太大变化,导致上座率一路下滑。

  悦东文化CEO师烨东向《证券日报》记者表示,“过去几年中国的影院数和银幕数增长幅度远超票房增速,但回头来看,这样的增长并不理性,部分地区(影院扩张)甚至脱离了市场的实际需求。”

  “近年来中国的影院平均盈利能力持续下滑,很多中小影院经营状态并不健康,日常消费者不多,靠春节档的利润‘吃一年’,有的甚至靠‘偷票房’维持生存。可以预计,未来电影院的集中度会进一步提升。”师烨东表示。

  8月5日,由陈凯歌、徐克、林超贤联合执导,吴京、易烊千玺主演的电影《长津湖》宣布撤档。《长津湖》是博纳影业推出的“中国胜利三部曲”系列之一,该系列首部电影《中国医生》正在上映中,已经斩获12.7亿元票房,是暑期档以来唯一一部票房收入超过10亿元的电影。

  2019年底,《长津湖》准备开机,就在一切准备就绪时,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打乱了剧组的计划,全组1800人滞留丹东市。2020年2月2日,博纳影业CEO于冬决定停拍,此次停拍造成的损失高达1.5亿元。2020年10月25日,该片重新进入拍摄流程,直至今年5月份杀青。于冬在今年上海电影节期间也曾表示,《长津湖》是迄今为止中国电影投资规模、制作规模之最。

  而业内对《长津湖》期待颇高,一位数据平台分析师告诉记者,《长津湖》的票房预期在20亿元以上,本指望这部影片带动暑期档观影热情。“电影延期往往是无奈之举,电影的回款周期很长,《长津湖》宣发工作基本完成,上映时间拖的时间越久影响越大。一方面,如果制片方没有及时回笼资金,势必影响后续项目的投资拍摄计划;另一方面,拖的时间越久变数越多,市场偏好是瞬息万变的,比如2016年至2018年间青春片大卖,如果往后拖两年就不受欢迎了。”

  灯塔专业版App显示,《长津湖》背后有7家出品方及10家联合出品方,其中主要出品方是博纳影业和八一电影制片厂。

  电影业的寒冬不能简单“甩锅”给疫情了事。资本市场的态度从某种程度决定了电影品质,某大型企业内部FA告诉《证券日报》记者,如今的一级市场,投资机构基本不考虑影视了。一方面,2018年以来政策层监管趋严,让投资方望而生畏;另一方面,就是投资方现在的痛点——难以退出。

  2019年7月5日,证监会发布《再融资业务若干问题解答》,解答对募集资金投向予以明确。“募集资金应服务于实体经济,符合国家产业政策,主要投向主营业务,原则上不得跨界投资影视或游戏。”

  “目前资本市场的政策,对影视企业不太有利,即使投中一个优质企业,也很难上市,没有流动性也就很难退出,资金被持续占用是最大的问题。退一万步说,港股上市是一种选择,但即使上市了,一二级市场价格倒挂的现象也非常严重。”上述FA人士表示,投资市场有一个潜规则,在一级市场,价格是不能下滑的。后一轮融资一定是比前一轮估值高的,因此很多企业在上市前不断的融资,推高了估值,这样的企业在二级市场上市后就会被打回原形。

  在今年上海电影节期间,光线传媒董事长王长田表示,“2018年下半年开始,资本对于影视行业态度发生了重大转变,导致整个行业投资急剧减少。比如股权投资方面,几乎很少有公司在创立初期,或者是运营期间,能得到股权投资。对于项目本身的投资也急剧减少,导致很多项目无法开工。基本上是一种封锁的政策,我们这个行业没有新的公司上市,也没有办法进行融资。直接使一些企业、上市影视公司,也出现了资金问题。”

  投资方对电影行业的态度逐渐保守,在记者采访过程中,不止一位投资人表示,目前除电影公司外,外部资金几乎不会投资电影项目,因为不可控的风险太多,中国也没有建立起完片保险制度。而电影公司融资难的问题一直没有解决,这也就导致整个产业走上慢车道。

  北京中小影视公司大本营——高碑店,正在成为剧本杀店胜地。电影寒冬下,不少从业人员转型进入剧本杀业,而线下剧本杀的兴起也对电影院造成冲击,这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。

  站在高碑店公交站搜索,5公里内有148家剧本杀店,在“高碑店文化产业园”随意闲逛,每走几步就能看见一家剧本杀店。大部分剧本杀店是在2018年影视公司倒闭潮时,转型而来的。

  2021年,曾参与过《老炮儿》《寻龙诀》《神奇女侠》宣发工作的卓然影业增加了剧本杀业务。卓然影业CEO张进告诉记者,当下剧本杀宣发环节仍有很大提升空间,公司凭借原本电影发行资源可以快速进入剧本杀行业。

  在2020年深度介入剧本杀产业后,张进快速组织起一个约10人的小团队,目前已完成与超7000家剧本杀店面聊,“在全国展开地推的这种能力,现在剧本杀行业的公司都还不具备。”张进表示,我们未来可以与对方在内容和创作者层面实现资源共享。

  此前,卓然影业与专业综艺剧本杀编剧团队“君颐凤凰”(代表作《明星大侦探》《密室大逃脱》等)联合成立了剧本杀行业服务机构“发车啦”。

  张进明确表示,进入剧本杀行业并非处于电影寒冬的转型考量。但在他看来,尽管目前剧本杀与电影行业的体量相差很远,未来公司剧本杀业务有机会超越电影业务。

  公开数据现实,截至2021年上半年,我国现有36.1%的消费者偏好选择剧本杀,这种线下的娱乐方式仅次于看电影(38.3%)与运动健身(36.4%);在剧本杀玩家群体中55.9%为90后,且76.3%的玩家群体聚集在一二线城市。

  “剧本杀行业已形成一条自内容创作到发行、再到剧本售卖的完整产业链。在电影寒冬下,大批失业的编剧、www.272820.com导演等进入剧本杀行业,剧本杀本身就是影视、综艺的线下衍生品,二者是有共通之处的,因此相关电影从业者、影视企业转型时会更加容易。”上述券商分析师表示。

  张进认为,“电影寒冬或将持续很长一段时间,这不仅仅是疫情影响或剧本杀崛起而造成的,更多的原因在于电影行业本身,无论是从内容层面还是渠道层面,电影产业都亟待提升和优化。”